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
      筆趣閣 > > 奮斗在五代末 > 第三十一章 皇帝的道歉

      第三十一章 皇帝的道歉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
      聽王樸問起自己的父母,魏三娘的眼神剎那間有些恍惚。

      不過魏三娘馬上反應過來,她微微垂頭避開了王樸關切的眼神:“多虧了阿郎的幫助,妾身的父母最近好轉了許多!

      王樸察覺到了魏三娘神情的變化,不過他并不清楚魏三娘為何會做出這等逃避的動作。

      “說起來,你的父母我還未曾見過,哪天帶我去見見他們!

      王樸的提議將魏三娘嚇了一跳,她連忙回絕道:“阿郎,你是當朝宰執,妾身的父母身份低賤,阿郎豈能與妾身的父母相見!

      “話不能這么說......”王樸話剛出口,又覺得魏三娘說的有些道理,他張開五指,握住寵妾的纖纖玉手:“你說的確有道理,那我派曹二丈替我去慰問你父母,順帶再給他們帶些好藥去,圣上今年賜了我不少遼東老參,我卻用不到,正好給你父母養病!

      曹二丈是王家的老仆,跟隨王樸數十年,當初正是他找到袁氏牙儈鋪,買下了魏三娘。

      如今由他代替王樸去慰問魏三娘的父母,可謂是再合適不過了。

      魏三娘將頭枕在王樸的臂膀上,細語呢喃:“不必勞煩曹二丈了,這藥,還是妾身帶給家父母吧!

      王樸握緊了魏三娘的手掌,他并不打算強求,但心中卻莫名起了疑。

      只是這疑心如同重重積雪下的嫩芽,尚且看不到蹤跡。

      ......

      皇宮之中,郭榮剛剛從睡夢中清醒。

      郭榮的作息從來就稱不上優良。

      公務繁重的時候,挑燈夜戰對郭榮來說是常態。

      睡得遲,當然起得晚。

      不過昨夜并沒有公務擾心。

      郭榮睜開眼,眼前,是似曾相識的黃色幔,鼻端,能嗅到身側符貴妃傳來的淡淡清香。

      符貴妃是已故皇后符氏的親妹妹,她與姐姐一樣貌美賢惠,如今是新任皇后的有力候選。

      其實,早在符皇后去世不久,朝中就有大臣建議郭榮立符貴妃新后。

      畢竟,國不可一日無母。

      只是郭榮當時正沉浸在喪妻的悲痛之中,并無另立新后的打算,對朝臣的諫言亦是諱莫如深。

      這事就一直拖到了年底。

      如今朝中再無人敢諫言立后,而郭榮也似乎忘了此事。

      至于符貴妃,她一向恭謙,絲毫不敢流露對皇后之位的覬覦,只是小心謹慎地行分內之事。

      郭榮剛睜眼,符貴妃就湊到了郭榮眼前:“陛下!

      符貴妃醒了多時,但不敢聲張,只是眼巴巴地盯著郭榮,直到郭榮從睡夢中轉醒,才敢出聲問候。

      “現在...是什么時辰?”郭榮睡眼朦朧,仿佛還沒能從昨夜的瘋狂中走出來。

      雖說符貴妃已故皇后符氏并非孿生姐妹,甚至連母親也并不相同,但兩人就像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。

      可盡管如此,郭榮對符貴妃的喜愛,還是遠遜于她的姐姐。

      當符皇后還在世的時候,郭榮一年中臨幸符貴妃次數屈指可數。

      符皇后去世之后,郭榮臨幸符貴妃的次數驟然陡增。

      自今年十月以來,每個月的大半夜晚,郭榮都會在符貴妃的寢宮中入眠。

      可郭榮只是將符貴妃當成了她姐姐的替代品,而非真正的愛人。

      而且郭榮也絲毫不會憐香惜玉,只會在符貴妃身上一味地宣泄情緒。

      符貴妃心思如姐姐一般細膩,對此自然是心知肚明,但她默默地承受一切,而且對郭榮永遠不吝嗇自己的笑顏:“陛下,現在是巳時六刻(十點半)!

      這距離郭榮預定的起床時間足足晚了兩個時辰。

      “都這個時辰了!惫鶚s眼一睜一閉,眼中頓時神采奕奕。

      他掀開被子,干凈利落地翻身起床:“替我梳頭,我今日要出宮!

      郭榮繼承了父親郭威的簡樸,為節省開支,在宮中不用金銀器皿,還裁撤了不少宮女。

      往常,都是符皇后替郭榮梳頭束發。

      如今,這個責任落到了符貴妃的肩上。

      符貴妃披上一襲若隱若現的薄紗,赤著腳來到郭榮身側,手執木梳,輕柔地為郭榮梳櫳長發。

      梳洗更衣,用過清淡的午餐,郭榮乘上步輦,直奔王樸府邸。

      今日,郭榮要親自到王樸府上,說服王樸支持南征。

      郭榮的突然“襲擊”并不令王樸意外。

      倒不如說,王樸早就等著這一天了。

      王樸正與妻兒老母共進午餐,聽聞皇帝至,他不慌不忙,先是幾口扒完碗中的飯菜,接著率親屬一道出門恭迎郭榮。

      郭榮走下步輦,與出門迎接的王樸對了個眼神,便徑直跨入王府大門。

      王樸快步追上郭榮,問道:“陛下今日突然造訪,所為何事?”

      郭榮背著手,頭也不回繼續向前邁步:“沒事我就不能來你家么?你這府邸還是我賞賜給你的!

      王樸幾步就追到了郭榮身后,回道:“陛下若是想收回去,臣隨時可以交出府邸!

      此時,郭榮已經來到了王府第一進的正廳前,他站定,轉過身,瞇著眼:“都幾天了,你還與我置氣呢?”

      王樸梗著脖子:“陛下,臣并非與陛下置氣,只是臣近來思念故鄉,明日就會向朝廷告老還鄉!

      郭榮被王樸給氣笑了:“嘁,就你這剛知天命的年紀,哪來的臉告老還鄉?別廢話了,隨我進屋,我與你好生談談!

      說罷,郭榮輕車熟路進入正廳,就像回到自家一般,一路走到主位上坐下。

      王樸跟進屋,卻不坐,而是徑直來到郭榮面前:“陛下,臣父早亡,全靠老母含辛茹苦將臣養大,如今老母年事已高,欲歸鄉安老,臣如何能坐視老母一人獨老?還請陛下成全!

      郭榮不耐煩地擺了擺手:“行了行了,你這性子我還不明白?別找借口了,你無非就是咽不下這口氣!

      接著郭榮雙腿岔開,雙手搭在膝上,擺出副誠懇的笑容:“今日我是向你道歉來了,那日在垂拱殿,我確實在氣頭上,說些了讓你丟面子的話,這是我的不對。不過,文伯,你我都認識多少年了,何必鬧成這樣?咱們有話就不坐下來能好好說么?”

      《奮斗在五代末》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,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      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      X
      Top
      久久久精品

      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