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
      筆趣閣 > > 權宋天下 > 第九百四十八章 榆關走廊(2)

    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榆關走廊(2)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
      一個受蒙古國任命的沈州軍民總管萬戶,自那時起成了東真軍的代理百夫長。大概覺得沒有了退路,也無人可以投靠。洪福源自此倒是跟換了個人似的,一心一意為南京府領兵作戰。

      憑著對遼東與北高麗的了解,洪福源出山入林,花了五六年時間,幾乎肅清了這一帶的所有山匪。以此戰功,得升千夫長。

      此次軍職改制,洪福源成為了大權國東北野戰軍的一位旅長,可領2500戰兵,算是又升了半級。

      洪福源領兵作戰的能力,已經在戰場上得到了證明?墒,面對與中原漢軍的第一戰,用這樣的人來領兵,能放心嗎?

      他,畢竟并非東真軍的嫡系。

      趙權卻是微微頜首,他大概能明白辛邦杰為什么要使用洪福源了。

      權承仁則是一腔的委屈,自己第一次出征,頂頭上司卻是一個曾經被東真軍打成落水狗般的家伙。

      不爽!但是卻不敢表現出任何的不滿之意。

      大權國成立之后,對軍隊編制進行了重大的調整。全軍分為海陸兩軍,原東真戰兵全部轉為野戰軍或海軍編制。

      獨立成軍的,有丁武的踏白軍二個團1500人,以及炮兵團近千人。

      青海的西北野戰軍與太行山的中原野戰軍,只有番號,數量上其實遠不夠單獨成軍;高麗野戰軍現有兩師一萬五千人,以及近三萬的輔兵。

      大多數的戰兵,都集中于東北野戰軍?倲祪扇f五,一軍三師,軍長為少將繆風。

      此次,迎接中原漢軍的第一戰,便是隸屬于東北野戰軍的第一師第三旅,旅長洪福源。

      除了麾下的2500戰兵之外,洪福源能調用的兵力,還包括錦州城防軍在內的兩萬輔兵。

      自愿調入東北野戰軍參戰的權承仁,如今便正式成為洪福源麾下的一個連長。

      加上親兵,權承仁總共有一百個可以直接調用的手下。

      看著并立在自己眼前的這些人,承仁不由地皺了皺眉。

      這些人,都是從各團、各營抽調而來,大多數入伍不超過三年,成為戰兵也只有近一年的時間。

      不能說這些人沒有戰力,但顯然是洪福源手下,戰力最弱的一群士卒。

      或者說,是被各團、各營最看不上的那群人。

      承仁不爽,卻依然只能接受。

      憑著承仁現在的能力,如果可以,他完全能夠馬上召集出一支三五千人的部隊。但是現在所有的士兵,都由軍部統一調配,想以自己的意愿成軍,完全不可能了。

      所以,他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,去深入了解這一百個陌生的士卒。

      還好,雖然承仁不認識他們,但是每一個人起碼都認識權承仁。

      同吃同睡,這是正常。同操同練,也沒太多意外。讓這一百個士兵很不習慣的是,每天辛苦操練之后,晚上也不得休息。所有人都得被集中起來學習一個時辰,而且還是這位連長親自授課。

      成為戰兵,習文識字,是最基本的要求,但也僅限于此。會講漢語、看得懂文書情報與一些粗淺的地形地勢圖,對這些人來說,已經足夠了。

      當然也有人知道,大權國軍中,想要升遷,除了戰功,文化考核是一個根本躲不過的檻。

      加上當了趙權數年的侍衛長,承仁自有威嚴在身。大伙兒也只能天天晚上忍著疲憊不堪的痛苦,熬夜苦讀。

      時間,過得充實而疲憊。

      一個月倏忽而過。

      這夜課后,三個排長一直待其他士卒走后,依然不肯離去,猶猶豫豫地看著權承仁。

      “有事?”

      三個人相互推搡片刻,二排長李亦安小心翼翼地說道:“連長,咱們,這樣天天一邊訓練一邊上課,還得多久?”

      “怎么了,受不了了?”

      “不是啊,上課當然重要了?墒,連長,現在咱們是在前線啊,是不是得準備開始打戰了?”

      承仁微微一怔,“此戰,由洪旅長負責,咱們可沒接到準備出兵的命令啊!

      李亦安又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沒有任何的軍令?”

    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      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

      三排長有些不耐煩了,搗了搗李亦安的腰肢。

      “可是,其他的部隊,都已接到出兵命令了,而且有些營、連早已出動,為什么沒我們的?”

      “不可能吧?”承仁有些不確定。

      他們這個連隊,一直駐扎于錦州城內,承仁對于外部的兵馬調動,還真的不太清楚。

      “就是的,一團已經出去半個多月了,一直就沒見回來!

      “對,就咱們二團,三個營也輪翻出兵過數次!

      “還有咱們營的其他兩個連隊,前天也被派出去。為什么就咱們連沒動?”

      “是不是,連長接到的命令,就是要讓咱們這個連隊去準備考秀才的?”

      這個笑話,不太好笑。承仁剜了二排長一眼,心里不禁生出許多疑惑。

      第二天,承仁第一次沒跟連隊一起操練,去求見旅長洪福源。

      與數年前相比,洪福源黑黝的圓臉,已經削掉了一半,如一顆被擠扁的煤球。

      看著恭身行禮的承仁,洪福源滿眼冷漠,語氣似冰。

      “你不去熟悉你的手下,未召而來,作甚?”

      “屬下,已經完全熟悉一百個兄弟了!

      洪福源用鼻子看著權承仁,“狂妄!你以為光知道他們姓名,就是熟悉了?你知道——”

      “是的,我知道!

      一百個手下,年齡最大32歲,最小21歲。

      其中,漢民45人、高麗人23、牧民18。

      所有人,一個月之前達到小學二年級文化水平,如今可以輕松通過三年級測試。

      軍事素質考核,所有人都可以達標,超過一級標準線的有29人。

      善射者,26人;善跑者,19人;善投者,34人;善水者,12人……”

      洪福源放下自己的鼻子,斜視著承仁,哼哼了兩聲。

      “行,我知道了,你可以走了!”

      承仁有些無奈,他總算看出來了,哪怕洪福源不是有意在為難自己,也是想辦法在特意的疏離。

      “洪旅長,屬下能否了解下……”

      “不能!”洪福源絲毫不給臉色。

      一個在邊上肅立的親兵,忍不住“撲哧”地輕聲而笑,隨之又尷尬地看了眼承仁。

      承仁抬腿對著他便是一踹,親兵閃身一躲,卻便承仁扯過胳膊,繞在自己胸前,臀部一頂,背摔而落。

      親兵張牙舞爪地在半空中呀呀叫著,晃了半個圈子,“膨”的一聲,砸落于地。齜牙咧嘴地爬起后,卻不敢跟承仁發怒,而是憂怨地看著洪福源。

      “你個笨騾!”洪福源不耐煩地掃了掃胳膊,親兵灰溜溜而去。

      承仁對著洪福源拱手而禮,“洪旅長……”

      洪福源突然照著桌子一捶,身子蹦得老高。

      “我說,你他娘的是不是在消遣老子?

      你好好的國主侍衛長不干,跑老子底下當個連長?不待見老子,沒問題啊,把老子趕走,我不當這個旅長了,行不行?

      想坑我?

      何必搞這么麻煩?

      我跟你結過仇嗎?我得罪過你嗎?

      老子出生入死,拼殺了這么多年,為什么還不放過老子?”

      權承仁目瞪口呆地看著怒氣勃張的洪福源,一時不知如何應對。

      “怎么,沒話說了?想砍我了?來!”洪福源一根粗大手指,已經直戳至承仁的鼻尖。

      “不是,我說,老大……”

      “你才是我老大!你全家都是我老大!”

      “旅長……”承仁雙腳往后微微一錯。

      “老子不當這個旅長了,給你當,現在開始,你是我旅長!”

      “你有完沒完!”權承仁終于忍不住大吼一聲,“能不能好好說話了?”

      被他一吼,洪福源反而舒出了一口氣,“老大,您請說!”

      “我……”承仁一時之間,突然忘了自己要過來說什么。

      “你想回國主的侍衛隊了?太好了,啥什么時候走?”洪福源搓著雙手,一臉期待。

      “你想什么呢?”承仁總算有些明白了,洪福源到底是什么心思。

      洪福源又出現了暴走的跡象,“我說,你們這些大老爺,到底在圖什么?好好的侍衛長不呆,跑來惡心我?還是監督我?你知不知道,你一來,平白就讓我損失了一個連的戰力!你以為這些人是你的兵?他們是保護你的!你要出什么事,他們都得去陪葬,我也得去上吊啊你明不明白!”

      承仁側過臉,躲開洪福源噴出的沫沫,輕聲說道:“咱們軍中,還沒配置冰弩,我給你要一些來?”

      洪福源半哈著嘴,仰著頭,舌頭如同被一根隱藏的絲線拴住吊在半空,喉嚨里發出咕嚕嚕的悶響。

      冰弩,大權國如今最先進的弩箭。只要有射擊經驗的人,半天便可熟練掌控。

      只是產量極低,一年不過兩三千把,每一支部隊為搶這裝備都快打起來了。

      現在剛剛完成對踏白軍的裝備,第二批是給渤海海軍。真要輪到自己這一師這一旅,還不知道要猴年馬月。

      “洪旅長……”

      洪福源總算合上了嘴,一把攬住權承仁,“大爺,權大爺,你來當旅長好不好,我給你當副官?”

      權承仁嘆了口氣,說道:“洪旅長,我來軍中歷練,沒別的意思,你想太多了!”

      “我不是來監督你的,更不是來奪你權的,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安全當兒戲。我僅僅只是想在戰場上憑著自己,獲得一些戰功!

      “真的?”

      承仁堅定地點了點頭。

      “要不,咱們這旅的后勤都交給你管?”洪福源眼光閃動,憑著權承仁與軍方上層的關系,讓他管理后勤,即可以保證他的安全,又可以給自己這個旅要到足夠多的好處。

      承仁恨不得一巴掌拍扁這頭黑驢,“到底要不要冰弩,不要我走了!”

      洪福源定定地看了承仁兩眼,此時他終于相信這廝不是軍部派過來,準備找借口替換自己旅長一職的。

      “說說你的計劃吧!

      談話,終于進入了正常模式。

      承仁此時胸有成竹,將自己的作戰計劃和盤托出。雖然他自信這個計劃沒有任何問題,但要實施,自然離不開洪福源的全力支持。

      洪福源閉目沉思。

      此戰,對他來說,不是場很難打的戰。對方擁有人數的優勢,自己卻擁有地利。守錦州城,自然不成問題,若想進一步,就得以奇兵制勝。

      “這樣吧,你去要冰弩,包括其他的裝備,有多少要多少。能裝備多少人,這些人我都交給你管!你能拿到三百人裝備,我就給你一個營的兵力。拿到一千人裝備,我就給你一個團!”

      承仁不由心動,“這樣,合適嗎?”

      “合不合適,我來處理。能不能建功殺敵,你自己看著辦!”

      承仁舔了舔嘴唇,這主意不錯!

      手下人更多一些,裝備更精良,軍功自然也可以拿得更多一些。

      雖然承仁并不是特別在意這些,可是作為國主的侍衛長,戰場上的成績太難看了,打的可不僅僅是自己的臉。

      冰弩的確很緊俏,但是好在承仁也沒指望一次拿太多。

      讓辰冰找郭守敬,通過李毅中拿了一點;自己跑去找辛邦杰,要了一些;又跟梁申哭訴一番,再從王鎧與丁武的牙縫里摳下不少。

      終于湊來六百把冰弩。

      還有許多上等的盔甲、皮靴,最新式的彈弓以及無數的陶彈。

      果然是朝中有人好辦事。

      軍長繆風也給予了最大的支持,承仁所有要來的裝備,從軍到師,一件未扣,全部下撥到洪福源手中。

      洪福源果然又給他抽調了五百士卒,全部交給權承仁,成立了“獨立連”。同時還為其另外配備了四百輔兵。

      于是,原來只有一百個手下的權承仁轉眼之間,便成為了一個實際的千夫長。

      承仁,終于找到了大戰的感覺。

      領兵出去幾趟,熟悉錦州之外的戰場,承仁對洪福源的印象有了絕大的改觀。

      這半老頭子,雖然一開始沒能抓住機會支持虛弱中的東真軍,以至后來不得不以近乎屈辱的方式投附。而且為人生性多疑,又無法輕易取信于人,使他在南京府混得并不如意。

      但是,不得不說,他對于戰場的掌控,還是有他的一套。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      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      X
      Top
      久久久精品

      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