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
      筆趣閣 > > 超級卡牌系統 > 第七百五十一章 沒有對錯

    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沒有對錯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       推薦閱讀:斗羅大陸、將夜、凡人修仙傳、一世獨尊、大醫凌然、仙逆、劍卒過河、元龍、牧龍師、大夢主、櫻花動漫、漫畫臺、age動漫、動漫大全、快看漫畫

      驚訝歸驚訝,但是反應過來之后,伊安卻也不覺得奇怪。

      如果說雷利大叔曾經是羅杰的副船長,那么斯巴克賈巴就應該是羅杰的水手長,必然有著強大的武力,而光月御田當初曾經也跟著羅杰去了最終之島,這就意味著他和斯巴克賈巴也是同伴,斯巴克賈巴這些年一直在和之國,搞不好就是借著光月家在隱居。

      現在外出訪友回來,就發現自己的同伴家里出了這種慘禍,斯巴克賈巴怎么可能忍得?

      盤踞在和之國九里的百獸海賊團那些海賊們,自然成了斯巴克賈巴發泄的對象,也還好凱多現在不在和之國,不然說不準斯巴克賈巴會和凱多干一架的……

      九里的海賊們被干掉了,還剩下瘟災奎因這么一個高級干部,那斯巴克賈巴肯定是要追來的。

      只是,讓伊安覺得有點奇怪的是,斯巴克賈巴似乎和瘟災奎因認識的樣子,因為他把奎因稱作小狐貍……

      有著中好奇,那自然要問出來。

      聽到伊安的疑問,斯巴克賈巴轉過頭來看向他,這讓伊安意識到,斯巴克賈巴其實真的是看得到的,就算墨鏡很黑,但是他有著見聞色霸氣,之前能發現馬爾科頭發變少了就是證明,只是不知道為何,他不惜搞笑也始終不愿意摘下自己的墨鏡。

      斯巴克賈巴并沒有回答伊安的問題,而是先好奇地問他道:“你是伊安?雷利的徒弟?”

      伊安愣了一下,隨即反應過來,斯巴克賈巴可能和雷利大叔有信息往來,不然的話,他不可能知道這件事的,伊安當初在香波地島跟著雷利學藝的事情,知道的人根本就沒幾個。

      所以他不由得問道:“是我,賈巴大叔,你這次出去訪友,難道就是去見雷利大叔的?”

      “沒有!”斯巴克賈巴笑呵呵地搖頭道:“那個老家伙和我一樣,都是海軍的重點監視對象,要是我去見他,恐怕整個海軍和世界政府都要被驚動的,他們會以為我們想湊一起商量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……所以為了避免麻煩,我這次并沒有去找他,我和他,只是有簡短的一些書信和消息往來,只要知道對方的近況以及還活著就夠了……”

      “是嗎……”伊安點了點頭,這么說來,雷利大叔可能是在書信中和斯巴克賈巴提到過自己,所以這一次賈巴大叔才會一下子認出自己來。

      然后伊安突然想起個人來,試探著問道:“那你是去見雙子岬的可樂克斯?”

      “哈哈,你也見過他!”斯巴克賈巴一聽到伊安說出這個熟悉的名字,不由得大笑了起來,道:“其實不只是他,還有香克斯也見到了,另外還有巴基那個紅鼻子的家伙也是,聽說那家伙當初在推進城監獄,還是你救他出來的?”

      聽斯巴克賈巴提到巴基,伊安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,道:“你別說,當初剛出海的那會兒,我還揍過巴基呢!”

      這話頓時讓斯巴克賈巴再次放聲大笑起來,道:“那紅鼻子的家伙,現在也當上七武海了……”

      因為彼此之間共同的人脈和淵源,短短幾句話的交流,伊安和斯巴克賈巴頓時就熟悉起來了,竟然沒有任何陌生的感覺,對伊安來說,斯巴克賈巴是和雷利大叔一樣的長輩,而對于斯巴克賈巴來說,伊安是他好友的弟子,也不是什么外人。

      這自然讓艾斯馬爾科和以藏他們很是吃驚,按理來說,馬爾科才是在場的人中最熟悉斯巴克賈巴的人,卻不料那么幾句話的功夫,伊安就和這位海賊王的左手聊得熱火朝天了。

      笑了一陣,斯巴克賈巴才有些落寞地道:“唉,本來是想在自己死之前,再見見這些老朋友的,但是沒想到這次出去用了幾個月的時間,回來之后,卻已經物是人非了……要是我還留在和之國的話,御田那家伙也不至于會身死……又少了一位老朋友!”

      這話帶著一種悲涼,伊安不知道該怎么接這個話題,當初的雷利大叔也是這樣,時不時地會在話語中感嘆自己的老去。

      還有白胡子老爹也是,他們總覺得自己已經是舊時代的人物了,這個世界的風云變幻,讓他們覺得自己跟不上時代了……

      于是,他只能岔開話題,再次提到了瘟災奎因,道:“賈巴大叔,你認識這只狐貍毛皮?她看起來好像很畏懼你?”

      “嘿嘿,當然認識!”斯巴克賈巴笑了起來,道:“因為當初這只小狐貍,曾經也跟著我們羅杰海賊團游歷過很多地方!”

      一聽這話,在場的人們頓時通通都愣住了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是說,瘟災奎因曾經是羅杰海賊團的?”馬爾科驚訝無比地道:“那……那為什么我沒有見過她?”

      “你當然沒有見過她!”斯巴克賈巴看了馬爾科一眼道:“因為那個時候,這小狐貍還是個孩子,羅杰海賊團和白胡子海賊團交戰的那幾次,她都躲在船艙里面沒有出來的!”

      羅杰海賊團和白胡子海賊團當然干過架,在那個時代,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即是羅杰的好友,但兩人又是最大的競爭對手,只是雙方打架歸打架,卻沒有結下過死仇而已。

      哦,唯一可能例外的,應該是紅發香克斯和黑胡子蒂奇了,蒂奇那家伙在一次戰斗中,給香克斯留下了一道永遠都消除不了的傷痕……

      “孩子?”馬爾科有些驚疑地看著地上的瘟災奎因:“這么說來,她的年齡比我還小一些?”

      “嗯!的確如此!”斯巴克賈巴點了點頭道:“你還記得當時我們船上的犬嵐和貓蝮蛇吧?”

      “記得,那可是兩個有趣的家伙!”馬爾科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一絲微笑。

      “這只小狐貍,當初就是偷偷跟在犬嵐和貓蝮蛇后面上了羅杰海賊團的船的!”斯巴克賈巴笑著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,當我們發現她的時候,都驚呆了,只是那個時候我們已經離開了和之國啟程了,所以只能將她留了下來!

      伊安在旁邊聽得目瞪口呆,隨后出聲驚訝地問道:“這么說來,她和犬嵐以及貓蝮蛇是一起的?但為何……為何她會……”

      “你是想問,她為何后來加入了百獸海賊團,成為了佐烏的叛徒是吧?”斯巴克賈巴問道。

      伊安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就是想問這件事。

      “毛皮族雖然很排斥外人,但是一旦他們接受了外人作為朋友之后,其忠誠和義氣那是無可比擬的!”斯巴克賈巴嘆了口氣道:“但這只小狐貍奎因卻是個意外,而造成這個結果的,其實是我們……”

    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伊安追問道。

      “那是一次海難事故!”斯巴克賈巴解釋道:“饒是羅杰被世人稱為海賊王,但事實上當年我們的冒險也數次遭遇滅團的驚險,你們也知道,新世界的氣候有時候是如此的可怕,那是人力所不能抵抗的,那一次……是在我們快要接近航路的終點拉夫德爾的時候,我們遭遇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風暴,在那場風暴中,光月御田和小狐貍都不幸被卷入了風暴當中落海了,犬嵐和貓蝮蛇跳下水去救他們,但是,他們是光月家的家臣,出于對光月御田的忠誠,他們都選擇了先救光月御田本人,等光月御田被救上來之后,兩人才發現小狐貍已經在風暴當中失蹤了……”

      “奎因她當時還是個孩子,雖然是偷偷溜上船來的,但無疑她已經是我們的同伴了,所以這件事情,讓犬嵐和貓蝮蛇自責了很久,他們互相責怪對方,為什么不去救小狐貍奎因……”斯巴克賈巴道:“在風暴結束之后,自責的兩個人也離開了海賊團,在光月御田的命令下,一起去尋找失蹤的奎因,為此,他們甚至錯過了和我們一起登上拉夫德爾的機會……只是,他們后來并沒有找到奎因,所以在這件事之后,他們回到佐烏就反目成仇了,都認為是對方的原因,導致奎因身死的……”

      伊安這才恍然明白過來,多魯尼口中那兩位犬嵐公爵和貓蝮蛇老大之所以關系不睦,當中竟然有著這樣的秘辛!

      “但其實奎因并沒有在風暴中死去是嗎?”伊安指了指地上的瘟災奎因問道。

      “是的!”斯巴克賈巴嘆了口氣道:“她當時流落到一座偏離了風暴很遠的孤島上面,醒來之后,她一個人獨自等待了足足五年的時間,你想象一下,一個還沒成年的孩子,在島上等了那么長時間,就為了等著我們去救她,她每一天都到海邊守候著,日復一日,卻始終不見人來……”

      這……伊安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了,這真的是有點慘了。

      “你們難道沒有擴大范圍去搜尋她嗎?”波妮在旁邊聽得有點氣憤,道:“五年時間!你們沒有確認她的死亡,難道就沒有想過她還活著嗎?別的不說,生命卡總有一張吧?”

      斯巴克賈巴苦笑了一聲,道:“我們當然有這樣想過,但……很遺憾,當時我們手里奎因的生命卡只有一張,是保留在犬嵐手里的,卻在風暴中遺失了,而且我們那時候已經被其他的事情牽扯了精力,因為登上了拉夫德爾,我們被自己發現的真相驚到了,再加上回來之后,羅杰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,竟然選擇了解散海賊團,而他自己卻跑去向海軍和世界政府自首……這一連串的后續事件,讓我們當時的確忘記了那個在風暴中失蹤的小狐貍……”

      “后來呢?”伊安不由得問道。

      “后來?后來這孩子終于在荒島上面等來了一個人!你們應該猜到了,就是凱多!”斯巴克賈巴落寞地道:“或許是長久的等待,我們讓她一次又一次不斷地失望了吧?當她遇到凱多之后,便毫不猶豫地跟著凱多走了,而且不但恨上了我們,也恨上了佐烏,恨上了光月家族……”

      也難怪如今她會跟著凱多助紂為虐,攻打了光月家族不說,還將指向佐烏的生命卡給了旱災杰克,這無疑是對當年拋棄了她的人的一次報復!

      這張生命卡,也不知道是犬嵐的還是貓蝮蛇的,又或者是佐烏象主的,但是誰都想象得出來,奎因在那五年的時間里,一個人孤零零地凝望著手里這張能回到故鄉的生命卡的時候,到底經歷了一個怎樣變化的心路歷程……

      現場沉默了好一段時間,最后還是伊安打破了沉默,嘆了口氣問道:“那么賈巴大叔,你來這里抓奎因,是想要做什么呢?”

      “其實……我也不知道!”斯巴克賈巴猶豫著道:“御田老友的死,讓我很氣憤,奎因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,但是真的抓到她之后,我卻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生她的氣,因為當年錯在我們……”

      “那要不將她交給犬嵐公爵和貓蝮蛇老大處置?”馬爾科試探著問道。

      “沒用的!”斯巴克賈巴搖頭道:“交給他們的話,只是徒增他們的煩惱而已,而且對于佐烏的毛皮族來說,奎因這次的行為已經是背叛了同伴和主公,這是重罪,交給犬嵐和貓蝮蛇,難道是想逼著他們再處死一次奎因嗎?”

      “所以……”斯巴克賈巴看向了伊安,道:“我思來想去,還是將她交給你吧伊安,或許你之前將她交給海軍的想法是個不錯的選擇,四皇之間的平衡早已經被打破,誰都不會知道海軍和世界政府會有什么動作,但可以想見,接下來整個世界會有怎樣的動亂,也許讓她呆在監牢里面,能夠安然地避過這次風波……這是我唯一能替她做的事情了……”

      說完,斯巴克賈巴低下頭,對著伊安道:“拜托你了……”

      聽著斯巴克賈巴的拜托,伊安也不知道該說什么,他不知道該怎么評價當年這件事情,因為這件事,已經分不清誰對誰錯了。

      于是,伊安只好點點頭道:“我答應你!”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      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      X
      Top
      久久久精品

      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