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
      筆趣閣 > > 鱷湖謎案 > 第三卷 潛尸驚魂 第四十章 疑案剛解,碎尸又出

      第三卷 潛尸驚魂 第四十章 疑案剛解,碎尸又出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
      一臺用來監控動物種群的紅外線攝影機,意外幫助警察,鎖定一個兇手!

      但包瘋子儼然不知道這個情況,他到案后,表現的瘋瘋傻傻,就是不正;卮饐栴}。

      辦案民警問:“你昨晚上在哪兒?”

      包瘋子卻說:“我的羊要生崽啦,你們別想偷吃我的羊,快放我出去!

      辦案民警又問:“包瘋子,是不是你殺的王順?為什么殺王順?”

      包瘋子卻又嘻嘻笑笑說:“王順是誰?”

      “是你家的羊嗎?”

      辦案民警拿出王順的照片,包瘋子看了哈哈大笑,他笑的很開心,笑的很得意。

      辦案民警呵斥他說:“包瘋子,別裝瘋賣傻了,王順從小就和你認識,你別說不認識他!

      沒想,包瘋子哈哈笑說:“我不認識他怎么啦?”

      “小時候認識,不意味著我長大了也認識!

      “我想認識就認識,不想認識就不認識,你能怎么樣我?”

      辦案民警氣的直冒煙,張莉香提醒程所長,讓他們問一下包瘋子目擊王順女婿殺人的事兒,包瘋子聽了,又似恢復理性的說:“啊,是我看到的啊,就是他,就是他殺了那個女的啊!

      辦案民警于是說:“你能直接說出,那個人就是王順他女婿,那你為什么不承認,認識王順?”

      包瘋子說:“誰說我不認識啊,我認識他又能怎么啦?”

      辦案民警說:“那王順昨天晚上被人殺了,你知道嗎?”

      包瘋子搖搖頭說:“我不知道,我為什么要知道?”

      辦案民警說:“包瘋子,別裝啦,王順就是你殺的,你趕緊老實兒的交代吧!

      包瘋子聽了卻哈哈大笑說:“哈哈,他死了,他真的死了嗎?”

      “死了好,死了好,死了就不用還債啦啊!

      辦案民警說:“包瘋子,別裝瘋賣傻了!”

      “我們抓你是有根據的,快點交代你的罪行!”

      沒想,包瘋子卻突然大吼大叫,捶胸頓足起來,像是抽瘋了似的,癲狂。

      警察正要制止,卻發現他的褲襠濕了一片,不知道他是尿失禁,還是故意的,包瘋子尿到了自己的褲襠里。

      這不由讓民警懷疑,他是不是精神真的有問題。

      張莉香對程所長說:“程所長,我看,這個得鑒定一下!

      “不管是審訊還是審判,這個都得用到!

      “只有鑒定他精神沒問題,我們才能定他的罪!

      程所長點頭同意,警方于是就帶著包瘋子去做精神鑒定,同時詢問他的家人,看他家族史上,是不是有精神方面的疾病,結果卻顯示,包瘋子一切正常。

      確定包瘋子正常后,程所長就給包瘋子展示了他的精神鑒定結果,并拿出包瘋子放羊時所用的鐵釬,鐵釬粗的那頭,雖然人為清理過,但還是出現潛血反應。同時,程所長把現場附近發現的煙頭,以及紅外攝像機拍到的照片,給他看,包瘋子看了,一下就冷靜了。

      他先是嘿嘿冷笑幾聲,然后又仰天哈哈大笑。

      最后,他咬牙切齒的說:“別說了,我承認,王順就是我殺的!”

      大家聽了都為之一動,心里的一塊石頭終于落了地。

      包瘋子接著說:“我本來是想,先殺王順他女婿,再殺他的!

      “可后來,看到王順一點沒事兒,我就動手殺了他!

      辦案民警問:“你為什么要殺他?”

      包瘋子咬牙切齒的說:“王順毀了我,毀了我的一生!

      “這筆債,必須要還!”

      辦案民警問:“那陽永輝女朋友,究竟是誰殺死的?”

      包瘋子冷冷的說:“是我殺死的!

      辦案民警問:“你為什么要殺她?”

      包瘋子說:“我看到王順他女婿,和那女的在橋上說話,我就動手殺了那女的!

      “我想,如果你們一來調查,我就說是王順女婿殺的!”

      “這樣,我就能報仇了!

      “可沒想到,你們都說她是自殺!”

      “這次你們來調查,我就想機會來啦,于是我就直接說,是我看見王順女婿殺人了,可沒想到,你們只是把他帶走,王順一點也沒傷著!

      “我想,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,把王順殺了!”

      “他害苦了我一輩子,這筆債,他必須要還!”

      張莉香很欣慰,她心中的夙愿真的實現了,案件真相大白,橋頭疑案有了答案,陽永輝和他家人,總于可以解脫了。

      當陽永輝帶著他父親和他姑姑,來到云嶺派出所,聽橋頭一案的調查結果,陽永輝的父親聽完,突然扔掉拐杖,一下子給張莉香跪了下去!

      突然發生的一幕,把大家都嚇了一跳,就聽陽永輝父親又哭又笑的說:“女菩薩,你真是我們家的女菩薩!”

      “謝謝你,謝謝你幫我們找回了公道,我死也無憾了!”

      張莉香看了大驚,她趕緊伸手去扶陽永輝他父親,沒想到,陽永輝父親站起來以后,卻突然一頭栽倒,不省人事!

      大家見了大驚,趕緊將他抬到車上,送去醫院,然而很不幸,老人就此與世長辭了!

      大家都不免傷心,陽永輝卻噙著熱淚說:“謝謝你,張隊,我爸他是笑著走的!

      “你是我一家的活菩薩!”

      “以后,你需要什么,盡管跟我說,我隨叫隨到!”

      張莉香正要說話,一陣手機鈴響,打開一看,電話是宋所長打來的。

      張莉香接過:“喂,宋所長,什么事?”

      宋所長說:“喂,莉香啊,你啥時逃出醫院的?”

      “你咋也不跟我說一聲?”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怎么了,宋所長,出什么事了嗎?”

      宋所長說:“是啊,這邊又出案子啦!

      “臺湖疏浚出一具女尸,你快回來看看吧!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好的,我這就回去!

      “我是在醫院呆不住,就過來云嶺這邊看看,想看看,能不能幫他們些忙,沒想到,這個案子還真破了!

      宋所長聽了,驚喜的說:“啊,是嗎!”

      “哎呀,我就說嘛,你就是一棵靈芝嘛!”

      “人到哪里,哪里亮啊……”

      掛完電話,張莉香不無遺憾的說:“對不起,我得趕回去了,臺湖又出新案子了!

      程所長聽了,走過來,激動的和莉香握了一下手說:“你去吧,感謝你這些天的幫忙了!

      張莉香又和大家逐個的握手告別,握到陽永輝,張莉香安慰的說:“大叔走,我不便送,你節哀!

      “人生的路還很長,你要好好的活著,這樣,大叔九泉之下,就能含笑了!

      陽永輝感動的一個勁兒直掉眼淚,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!

      開車回去的路上,張莉香不無感慨的說:“哎真好!”

      “我是真沒想到,事情能辦的這么圓滿,這太出乎我的想象了!

      蒙赫佩聽了,撅起嘴唇說:“是嗎?好像也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啊!

      張莉香聽了笑,她笑說:“好啦,我知道的!

      “這次出來,唯一對不住的就是你了!

      蒙赫佩聽了,轉瞬一笑,他沖莉香點點頭說:“嗯,你知道就好,你知道我就欣慰了!

      張莉香聽了笑,她笑說:“哎,你不是還有一個心愿嗎?”

      “你說吧,我滿足你就行啦!

      蒙赫佩聽了說:“嗯,這個行!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你什么心愿?”

      蒙赫佩脫口而出說:“百年好合!”

      張莉香聽了哈哈笑,她笑說:“好,我答應你!

      “你選個日子吧!

      蒙赫佩聽了,驚叫一聲說:“歐耶!”

      “那我們回去,就辦!”

      張莉香想了一下說:“不行,現在又出案子了。我看,還是等案子結束了再說!

      蒙赫佩說:“又是案子,那案子結完,再來新案子呢?”

      張莉香聽了,想了一下說:“這樣,這個案子結完,我們就辦!

      “我答應你,”

      蒙赫佩聽了,立刻手舞足蹈起來,他雙手擂鼓,在方向盤上有節奏的拍打著,張莉香看了,提醒他說:“你小心點開車,我現在需要一個好司機,我想困會了!”

      蒙赫佩聽了,趕緊端正起來,張莉香合上眼,頭歪到在車座上,很快睡了起來!

      臺湖岸邊,停著一艘大型的疏浚船,張莉香和畢向革登上船。

      畢向革指著一個地方說:“這里準備建一個航道,疏通時,發現了尸體!

      說著,他指著附近的另一艘船說:“這里挖出來的沙土,要送到另一艘船上,工人在操作抓斗時,發現了!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那是怎么發現尸體的?”

      畢向革說:“哎,這個說起來,還挺恐怖的!

      “操作員操作抓斗時,抓斗好像卡住了,操作員就反復操作了一下,結果發現,抓斗下面,好像抓著女人的裙子,還有長發,他感到害怕,于是就第一時間報了警!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這么說,死者是個女的了?”

      畢向革點點頭:“嗯,從搜集上來的尸塊說,應該是一名女性!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這個是碎尸案嗎?”

      畢向革搖頭說:“不,這個現在還很難說!

      張莉香看了一眼四周說:“那這個,會不會是那個海貴花?”

      畢向革聽了說:“這個不好說,有這個可能!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哎,隊長!

      “幽靈島上,我們派人看了沒有,就一直沒有發現嗎?”

      畢向革說:“看了,派人上去了!

      “幽靈島,確實是夠幽靈的!

      “島上根本不適合人生存!”

      “那個島上,一上去,人就頭暈!

      “我們派人上去,調查了一下,發現那個島上,有很多甲烷氣體,極度缺氧,根本不適合人生存!

      “我懷疑那個海貴花,是掉湖里淹死了!

      張莉香聽了說:“如果是海貴花的話,就是這兩個地方,距離遠了點!

      畢向革聽了說:“嗯,是啊!

      “哎,你的槍傷怎么樣,好了沒有?”

      張莉香活動活動胳膊說:“好了!

      “我估計,再過半個月,就能完全正常了!

      畢向革說:“那好,那我們去砂場看看吧!

      “鄺法醫他們,現在沒干別的,凈一天天的篩沙了!

      張莉香聽了,一想到鄺法醫嚴謹的在那兒篩沙子,不禁的呵呵笑。

      夜里,酒吧一條街,霓虹閃爍。

      一輛白色的寶馬車駛來,停在一家KTV賣場前,車上下來三個女人。

      為首一個,腳穿一雙黑色的馬丁靴,上身一件黑色的皮夾克,里面一件白色的T恤,下身一件黑色超短mini裙,光著一條大腿,跟人感覺,好像下身沒穿衣服似的。

      整個人看起來,黑白分明,潑辣頑劣。

      在她手里,還拿著一把剪刀,氣勢看起來,怒氣洶洶的。

      她們下車直奔前臺,為首的中年婦女開口便問:“門口停著的那輛奧迪車,在哪個包間?”

      前臺看了她一眼說:“哪個車?”

      為首的婦女說:“就那個尾號98V的,開車是個男的,胖胖的!

      前臺說:“哦,你們是他朋友嗎?”

      “要找人帶你們去嗎?”

      為首的說:“不用!我是她老婆!

      “他在哪個包間?”

      前臺回答說:“三樓二號包間!

      三個婦女聽了,便乘電梯上去了。

      前臺覺得情況不對,立即用對講機,呼招呼保安說:“保安,保安,你們趕緊到三樓去,有一個女的,帶了人過來,好像是要抓小三!

      等保安聞訊趕到三樓,三個婦女已經把包房的門給踹開!

      包房里,一個男人正摟著一個女人在唱歌。那女的見了,嚇了一跳,她立即閃身跳起,轉身躲到了那個男人的后面。

      為首的婦女走過去,指著那男的罵道:“姓倪的,你就不怕斷子絕孫,到處金屋藏嬌!闭f著,照那男的臉上,就是一耳光。

      那男的不是別人,正是鱷魚湖樂園的倪總,他見老婆帶著家人找上門來,正有些羞愧難當,不知說什么好。卻被一耳光打的光火,他立時就回手煽了回去,嘴里罵道:“媽的,老子就不能出來玩玩,總要你管!”

      那婦女一下被打的大哭,她突然沖過去,一把揪出倪總身后藏著的那個年輕女子,那個女子不是別人,正是剛剛跳槽,喜遷新居的劉|芳。

      劉|芳哪見過這樣的陣仗,她嚇的一個勁兒賠不是道:“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

      為首的婦女哪聽她解釋,她一把抓住劉|芳的頭發,拼命的拉扯,劉|芳被她扯的痛苦的大叫,人一下摔倒在地。三個女人過去,對著她就是一陣拳打腳踢,嘴里還不斷的罵著:“臭不要臉的,爛貨,小三……!”

      劉|芳拼命的遮擋,賠不是:“對不起,我錯了,我錯了,我再也不敢了!

      “你們放過我吧!

      為首的那個女的,哪肯輕易放過,她拽住劉|芳的頭發,又把她從地上拽了起來,朝她臉上狠狠吐了一口,然后又狠狠煽了她幾個耳光,罵道:“臭婆娘,那個是我老公,你有本事,去搶別的男人!

      劉|芳想哀求倪總救她,一打眼,卻發現,包房里已經沒有人了!

      為了顧全自己的名聲,那個姓倪的,早已閃身走人了!

      劉|芳痛苦的流下了眼淚,任憑那幾個女人剪碎她的衣服,剪掉她的長發,她卻一聲不再吭。

      包房里,炫彩的大屏幕上,還在播放梅艷芳的《女人花》。

      “女人花,搖曳在紅塵中,女人花,隨風輕輕擺動……”

      然而,可嘆的是,同樣是女人花一朵,這里卻不堪,風雨落。

      投推薦票 /    (快捷鍵:←)上一章 / 章節目錄 / 下一章(快捷鍵:→)    / 加入書簽
      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      X
      Top
      久久久精品

      <noframes id="7dnvn"><del id="7dnvn"><ol id="7dnvn"></ol></del>

        <strike id="7dnvn"><b id="7dnvn"><cite id="7dnvn"></cite></b></strike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7dnvn"><i id="7dnvn"><pre id="7dnvn"></pre></i></progress>